主页 > 屠宰 >

现代艺术与动物回护

浏览1574 好评 0 点赞105

  奥地利行为艺术家赫尔曼·尼特西(Hermann Nitsch)的最新作品《祭祀仪式》(sacrificial ritual)将于今年六月在澳大利亚霍巴特古今艺术博物馆(MONA)展出。但是上周BBC发布新闻称,由于作品中使用了大量公牛的鲜血,已有一万多人联名抵制这次展览。尽管这些鲜血来源于此前Dark Mofo音乐节中已经宰杀的动物,没有任何动物为这件作品死掉,但是仍然有很多人对这件作品的大尺度和血腥画面十分反感。

现代艺术与动物回护

  Hermann Nitsch, Die Aktionen: 1962-2003

  这场争议中,一边是MONA所在的霍巴特市市长苏·希吉的质疑:“把动物的血泼在假装死掉的人身上,这就是艺术?”另一边是MONA馆长大卫·华尔希的反驳:“为什么吃肉就可以,拿血肉做作品就不行?” 一些激进当代艺术家和另一些激进动物保护者似乎永远是两个无法相容的团体。如果在善待动物组织(PeTA)网站中搜索“艺术”(ART),就可以看到各种对当代艺术家的控诉。他们各有一套自己的逻辑,对于那些“执迷不悟”的艺术家们,动物保护者不是被激怒,就是在被激怒的路上。

  可以说是激怒动物保护协会中的佼佼者了。根据近日artnet所做的数据统计,达米恩·赫斯特在他的艺术创作中一共杀死了913,450只动物。

现代艺术与动物回护

  1992年,达米恩·赫斯特的作品《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入围透纳奖,但却引发了极大争议。在这件作品中,赫斯特把一个18英尺的鲨鱼标本放入泡在福尔马林的玻璃箱中供人参观,而且这只鲨鱼还保持着张嘴进食的样子。

现代艺术与动物回护

  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1991

  标题是让这件作品成立的重要部分。它告诉我们,这件作品在思考的正是生命与死亡的问题。凶猛的鲨鱼张着大嘴,捕食中的它对逃生的鱼群自然无动于衷。但这个凶猛的动物此时已经成为死者,留下创作出这个作品的赫斯特和站在玻璃箱之外的观众们对这个曾经的凶猛动物无动于衷。

现代艺术与动物回护

  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1991

  纵使赫斯特是用一个死去的动物来引发人对生死的思考,还是抵不过动物保护协会抓住“杀死动物做作品”这件事死死不放。达米恩·赫斯特能说什么呢?“牺牲了一条鲨鱼的生命是为了人类对生死更深入的思考”吗? 2005年起,比利时艺术家威姆·德尔瓦(Wim Delvoye)在一个北京郊区自己买的农场中养了很多猪,并且在猪皮上纹身:

现代艺术与动物回护

  这群猪被饲养在农场中,就像所有的猪一样吃饭、散步,在泥里打滚。德尔瓦称自己是个素食主义的纹身师,给猪纹身时并没有伤害到它们,在纹身之前都会给猪注射镇定剂。但这些在农场中走来走去的纹身猪仍然让一些人十分愤慨。在关于这个作品的文章下面,有人愤怒的评论“ANIMAL CRUELTY ISNT ART!!!”(残害动物不是艺术!!!)

现代艺术与动物回护

现代艺术与动物回护

  2011年,来自古巴的艺术家恩里克·戈麦斯·德·莫利纳(Enrique Gomez De Molina)创作了一批合成动物标本,由于这些动物或器官属于非法使用,而作品中出现的一些动物在莫利纳购买时仍然是活的,但是因这件作品而死,不久后,莫利纳被判入狱20个月。

现代艺术与动物回护

现代艺术与动物回护

  2000年,丹麦艺术家马可·艾瓦斯蒂(Marco Evaristti)在美术馆中放了十台搅拌机,每个搅拌机中有一条活金鱼。他并没有直接杀死其中的任何一条,但是他清楚的说明,金鱼的生杀大权,由观展观众来决定。所以前来看展的人必须做出选择:是像在水族馆中一样参观十条搅拌机中装着的金鱼,还是为了不虚此行按下搅拌按钮之后让自己接受万人的谴责。总之大老远跑来只为让艺术家考验你的人性,教你怎么做人。

  而在这个作品展示过程中,真的有两个人按下了搅拌机的按钮。这个结局让美术馆馆长遭到罚款的同时,在媒体的曝光下引起巨大轰动。

现代艺术与动物回护

  2012年,艺术家安布尔·汉森(Amber Hansen)曾试图在一个名为“小鸡快跑”(The Story of Chickens: A Revolutio)的艺术项目中让一些观众与小鸡一起生活,然后在这些观众面前杀死这些小鸡。但这个项目因动物保护者的投诉而未能实现。几年之后的日本,一个小学老师阴差阳错的完成了汉森的“作品”。 2014年,日本某小学老师让小朋友共同喂养一只小猪,在孩子们跟小猪日夜相处,建立了深厚感情之后,园方杀了这头猪,让孩子们吃掉,毫不避讳的告诉他们真相,有不少小朋友听到真相之后当场泪崩。这一新闻出现之后,社会的震惊完全不亚于吃掉自己宠物的孩子们。有人说这个幼儿园变态、残忍,也有人说这种做法让孩子们从小就认清残忍的现实,才能更冷静的面对它、才能学会对自己的食物有一份感恩之情。

现代艺术与动物回护

  人类和动物的关系到底是弱肉强食还是保持尊重实在难以说清,因为他们在成为我们的宠物的同时,也免不了成为很多人的午餐。一些激进的动物保护者似乎为了争取全动物界平权而无所不用其极,而另一边,喜欢把自己放在风口浪尖上的当代艺术家们,似乎是另一个为了给人类创造出全新感官体验而无所不用其极的偏执团体。

现代艺术与动物回护

  艺术家徐冰在1993年曾经做过一个名为“文化动物”的作品。一头身上涂满拉丁文的猪正在与一头身上写满中文的猪交配。这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如果人类是这样的“文化”动物,那么玩弄其他动物究竟是弱肉强食还是反道德的耻辱?这种“玩弄”的尺度应该在哪里?艺术已经给人足够的自由用任何方式探索这个世界。但“艺术”可以成为一切行为的挡箭牌吗?似乎不能吧。

本站文章于2019-11-29 05:09,互联网采集,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 转载请注明:现代艺术与动物回护
已点赞:105 +1

上一篇:

下一篇:



关于我们

  • 关于我们
  • 品牌介绍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学生/家长

  • 帮我选学校
  • 帮我选专业
  • 投诉/建议

教育机构

  • 如何合作
  • 联系方式

其他

  • 投稿合作
  • 权利声明
  • 法律声明
  • 隐私条款
全国统一客服电话
4006-023-900
周一至周六 09:00-17:00 接听
IT培训联盟官方公众号
扫描访问手机版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